欢迎参观藏文化博物院

当前位置:中文 >> 藏博讲堂 > 内容页

西藏深处的旷世瑰宝 | 托林寺壁画

时间:2015年04月10日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暨华夏地理作者:tibetandjj点击:


西藏阿里的托林寺外表看起来灰头土脸,
与一个小寺庙没多少差别。
但只有真正懂得的人知道,
托林寺简陋的外表下有着整个藏地绝无仅有的
旷世瑰宝——壁画。

 


托林寺迦萨殿西北角的佛塔。佛塔外部与塔中殿堂建筑及塑像、壁画毁损过半,殿内东、北、南三面各有一龛,东龛为泥塑立佛,南北龛为站立的泥塑菩萨——残存的克什米尔风格壁画色彩至今浓艳如初,壁画内容有度母、金刚、护法神、僧人礼佛、供养人等。


撰文:孙敏

摄影:宗同昌

托林寺壁画天女残块

托林寺壁画天女头像

   托林寺矗立在西藏阿里札达县象泉河谷的台地上,像是一座忧伤而伟大的纪念碑,向来到跟前的人讲述它曾经的奇迹和宿命。废墟间的几间大殿早已没了往日的恢 宏,这寺院是古格王朝的第一代国王拉喇嘛益西沃于公元996年修建的,曾有庞大的塔群。《佛法源流》这样记载:托林寺是按照桑耶寺的格局建造的,太阳升起 时,阳光照耀在佛殿内,所有的佛殿都金碧辉煌,因此就取名为托林金殿。据说拉喇嘛益西沃在朝拜桑耶寺时很自豪地说过:“我边地小王国的事业也不比我祖先统 治全藏的丰功伟绩小。”

托林寺集会殿后殿西壁的伎乐天女图,奏琴天女左手握琴,右手拉弓;头戴花冠,天衣飘带。

集会殿天花板上两只自由奔放的妙音鸟壁画。托林寺的天花板图案装饰非常丰富:有伎乐天女、妙音鸟(迦陵频迦)、飞天、双狮游戏、鸾凤、圆形莲花、菱形纹、云纹吉祥八宝、羚羊、卷草纹、飞禽图案等十多种装饰。

   托林寺的历史上,经历过内战、大火、拉达克入侵和“文革”,被破坏过又修复过,外表看起来灰头土脸的,与一个小拉康没多少差别。不时有大巴停在门口,下 来一批游客,往大门里伸个头,嘟哝一声“有什么可看的吗?”只有真正懂得的人知道,托林寺简陋的外表下有着藏地绝无仅有的旷世瑰宝——壁画。

托林寺集会殿壁画——昆那夜迦。昆那夜迦是梵语的音译,意译为“象鼻天”等。它原是古印度婆罗门教崇奉之神,专门负责惩罚那些撒谎的人,后来皈依佛教。它的形象奇特,为象头人身,鼻子很长。有二臂、四臂、三面四臂和双身多种形象。

托林寺集会殿东壁壁画——二十八宿之一。在托林寺壁画中,天文星占图中的星宿并无星相、星座图像,而是用具体的人物形象来表现,比如天女、武士、象首人身等,人物会以禽、牛、马、羊等为坐骑。此星宿面容平静、姿态舒展、胳膊上举、双手合十,自在盘坐在红嘴绿羽的鹦鹉身上。

   眼前的托林寺,与其说是寺院,不如说是画廊,一座价值连城的古代壁画长廊。佛和菩萨优雅地坐着,围绕着他们的是所有三界神祇、六道众生,威仪的王者和恭 顺的臣民……尽管历经无数劫难,幸存的部分依然美得不可思议。我又见到了小扎西。一年前,他穿一件在家人的衣服在擦酥油灯,我以为他是到寺里帮忙的香客。 寺里的僧人已经有20年不披袈裟了,除非在诵经的时候。这一次,他不擦酥油灯了,身着袈裟在给游客做讲解。然后,他会带着我们走到黑暗里,去看托林寺的镇 寺之宝。



托林寺的主殿迦萨殿已毁失大半,但在其四角所建的塔中还有部分壁画的遗存,让我们得以窥见10世纪托林寺初建之时装绘的,有着典型克什米尔风格的佛教艺术。图为东北塔中八难之水难图。

 

托林寺迦萨殿西北塔南壁的供养人画像,服装和装饰性图案呈现波斯艺术的影响。

   我不能想象这竟然是佛教的绘画。那完美的比例,婀娜的造型,营造出的竟是一派“妩媚”的风姿!天女和度母们一方面体现着光明和道德的感染力,有着宗教劝 谕的精神;同时又兼具抒情性和世俗的诱惑。半裸的身躯和满月般的脸庞,细长的双目中满溢优雅的微笑,即便是双跏趺坐,也丝毫没有程式化的束缚感。诸佛菩萨 的画像之间绘满的花草图案和纹样又将画像联缀起来,让整幅壁画看起来宛如一幅装饰感极强的挂毯。



托林寺白殿西壁的观音像,菩萨右手结与愿印,左手结说法印,自在地坐在莲座上。


托林寺集会殿壁画迦陵频迦

   在阿里的一些商店里,我看到许多壁画照片被直接打印出来,当作商品出售。你即使明知道它们不过是廉价的复制品,但还是会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两眼。最瑰丽的 托林寺壁画都保存在祖拉康(集会殿)和拉康嘎波(白殿)之中。据西藏史料《雪域西部阿里廓尔松早期史》载,集会殿和白殿新建于15世纪。其时已是古格王朝 后期,主政的古格王已经皈依了宗喀巴创立的格鲁派,所以,我们能在建筑和壁画上清楚地看出这两座新殿堂与早期托林寺艺术的差异。



托林寺集会殿的门廊东壁两侧的十六金刚舞女,是西藏壁画艺术中的杰作。舞女们舞姿各异,或举手过顶或合掌胸前。她们细腰丰乳、轻盈秀丽;天衣飘带、赤足起舞。在气质上又神态柔美、高贵典雅。线条犹如3至5世纪流行西域于阗等地的铁线描技法,线型流畅、设色淡薄。


托林寺集会殿后殿残存的佛陀诞生壁画。佛教故事说,佛陀化身白象,投入迦毗罗卫国王后摩耶夫人之母胎。后来,摩耶夫人手扶无忧树枝站着,没有任何痛苦地,佛陀从她的右胁诞生。

   集会殿和白殿比托林寺主殿(迦萨殿)的建成时间晚了大约五百年。在建筑格局上,它们一改主殿以坛城居中(仿照桑耶寺)的模式,把佛坛推至墙根,以便大殿 内容纳更多的僧侣。这种新的殿堂形式,正是格鲁派的勃兴带来的。壁画风格上,15世纪的古格佛教艺术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格鲁派以及其它宗派的影响。但值得注 意的是,与古格早期相比,15世纪的托林寺壁画已经更多地表现出西藏本土文化的熏染。集会殿后殿的几幅伎乐舞女图中,描绘的都是藏族舞蹈中的经典动作,几 个舞步翩跹的“献舞天女”的头部和身体语言将舞蹈造型演示得准确而完美。而在集会殿门廊东壁,著名的16金刚舞女图,描绘的正是藏族历史上著名的“谐玛” (意为“女子的歌舞”),据藏族学者桑吉扎西的判断,它有可能是来自于吐蕃时期的宫廷舞蹈。

托林寺集会殿壁画

 

托 林寺集会殿后殿西壁上的达摩多罗尊者像是托林寺壁画的精品之一,也是西藏所见的年代较早的达摩多罗画像。这幅绘于15世纪的画像吸收了印度、克什米尔、中 亚以及中原等多种技法和多元的文化色彩,并将其和谐地融会于同一画幅之中,体现了后期古格佛教艺术庄严华美的审美情趣。

   但是,早期的托林寺壁画却并非如此样貌。在古格王朝早期,托林寺所在的阿里地区正处在佛教艺术的克什米尔风格笼罩之下。盛行于7至13世纪的克什米尔风 格上承希腊化的犍陀罗艺术,并融汇印度(笈多)和波斯(萨珊)的艺术源流,发展出一种精致秀美的艺术风格。佛教艺术史家谢继胜说:“克什米尔风格继承了犍 陀罗艺术中的一些影响,如写实的传统,合乎比例的人物造型,以及线条准确的人物形象。”

在托林寺壁画中,老虎、狮子、龙和白象等佛教中具有重要宗教涵义的动物,也是常见的题材。

托林寺白殿壁画所绘的是仁钦桑布和阿底峡,他们曾在托林寺进行翻译和辩经。

 

   西藏史料记载,公元976年起,仁钦桑布曾先后三次赴印度和克什米尔学习,前后共17年。第二次学成归来时,他带来了32位克什米尔的艺术家。托林寺的 主殿建成于996年。毫无疑问,迦萨殿的壁画和造像中必定有这些克什米尔艺术家的功劳。我们也不难想见,托林寺主殿内外,曾经布满了精美的克什米尔风格壁 画与造像。遗憾的是,建成于996年的托林寺的迦萨殿如今已大半毁弃无存。幸运的是,我们还能在主殿四角遗留的几座佛塔中,发现部分保存的克什米尔风格壁 画。与之相比,也能看出集会殿和白殿的15世纪壁画中,克什米尔遗风依旧清晰可见。


托林寺白殿壁画菩萨手印


托林寺集会殿壁画

   托林寺建成后的200多年间,由于伊斯兰势力的进入,印度北部地区以及阿富汗地区,克什米尔艺术家们绘制的佛教壁画尽数被毁,古格国王护持下的阿里成了 它们安全的栖身地。即使在今天的藏地,除了阿里,你也很难在其他地方见到如此曼妙的佛教壁画。17世纪拉达克入侵,阿里的壁画遭遇到第一次危机。20世纪 30年代,图齐到了今天的札达,他说,对于这些佛寺保留的珍贵资料应不惜任何代价加以保护。他可能不知道,30年之后,古格王国遗址红殿在“文革”当中被 当做粮仓,黑咕隆咚地看不清楚,壁画因此而幸免于难。

分享到: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