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参观藏文化博物院

当前位置:中文 >> 藏博讲堂 > 内容页

从账簿文书看吐蕃王朝的经济制度(下)

时间:2014年02月24日来源:《中国藏学》作者:陈庆英点击:

   吐蕃王朝在向外扩张的过程中,先后征服了青藏高原上的许多部族,如苏毗、象雄、吐谷浑、党项等。早期征服的苏毗、象雄,被按如、千户编制,与吐蕃四如的体制相同,而且苏毗还保留了小王。由此看来吐蕃并未将苏毗、象雄的人口分配给各家贵族充当奴隶,而是通过王朝的统治役使其部落。吐谷浑被吐蕃攻灭后,吐谷浑被编为万户部落,受吐蕃王朝调遣,吐谷浑小王还成为吐蕃的高级官员,看来其人民也并没有分配给各贵族充当奴隶。这正如755年哥舒翰对唐玄宗所奏的:“苏毗一蕃,最近河北,吐浑部落,数倍居人,盖是吐蕃举国强授,军粮兵马,半出其中。”当然,吐蕃王朝是实行民族压迫的,被征服的各族人民是被奴役和压迫的,但是这种奴役和压迫的形式是采取部族奴役,即是将被征服各族另编为部落,设专门官府管辖,征收其赋税、抽调其兵卒,而且在战争中常驱使这些被征服的部落充当前锋。不过无论这种奴役和压迫如何残酷沉重,这些被征服的人民的地位是不是被下降到等同于“会说话的工具”的毫无人身权利的奴隶,还需要看他们在生产中的实际地位。苏毗、吐谷浑部落的经济资料迄今尚未见到,但是敦煌汉文写卷中有大量的关于吐蕃统治敦煌时期的账簿文书,可供研究之用。

    吐蕃军于787年占领敦煌后,对敦煌地区的汉人采取了按吐蕃制度编组部落。委任投降的唐朝官员地主为官(敦煌文书中这些官员往往自称为破落官、破落外臣),从汉人部落征集税赋的统治方法。据王尧先生考证,敦煌(沙州)的唐人部落最初可能只有两个,后来又陆续增加,有沙州部落、上部落、下部落等称呼。见于敦煌写卷的沙州汉人部落的名称,有擘三部落、阿骨萨部落、悉东萨部落、宁宗部落、撩笼部落等。这些部落的名称是由吐蕃语音译成汉语,一种可能是为了吐蕃人称呼起来方便,一种可能是分部落之初部落的主要官员是由吐蕃人担任,故以其原来所在部落的名称称呼其新到之部落。

    对于敦煌地区的汉人来说,划分部落不仅是行政制度上的一大改变,也是经济制度的一个大变革。在土地制度方面,本来唐朝继承隋制,建国之初即实行均田制,规定百姓18岁以上的中男和丁男每人受口分田80亩、永业田20亩,老男(60岁以上)和有残疾的受口分田40亩,寡妻妾口分田30亩,妇女、奴婢不受田。唐朝对贵族官僚另有照顾,贵族从亲王到公侯伯子男爵,受永业田从100顷递降至5顷,官员从一品到八、九品,受永业田从60顷递降至2顷,勋官从上柱国到云骑尉、武骑尉,受永业田从30顷递降至60亩。但是这个数额在各地并不能实际执行,各地分宽乡和狭乡,狭乡受田的数量远低于规定。在受田基础上,每个丁男每年向国家交粮2石,称为租,交绢2丈、绵3两(或布2丈5尺、麻3斤),称为调,每年为官府服役20天,如不服役每天交绢3尺或布3尺7寸5,称作庸。租庸调是农民对国家承担的赋税,丁男至60岁退还口分田,免除租庸调。但是到唐朝中期,由于官僚豪富兼并土地,均田制受到严重破坏,农民实际受田数量严重不足,甚至有许多农民失去土地,成为官僚地主的佃户庄客。吐蕃占领敦煌后,汉人的土地都成了吐蕃王朝的王田,吐蕃关心的是通过部落的形式组织生产,征收税赋,因此吐蕃对汉人部落实行了按人口授田的比较简单的管理办法,敦煌汉文写卷S.9165号为一份户口地亩册,记载了敦煌某一汉人部落中按口授田的情况,我们将其中的一部分摘录如下:

下一页
本文共 6 页,第  [1]  [2]  [3]  [4]  [5]  [6]  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