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参观藏文化博物院

当前位置:中文 >> 藏博讲堂 > 内容页

西藏的酒具

时间:2014年01月08日来源:《中国西藏》作者:拉毛太点击:


金执壶
  

  谈到藏族的酒,大家首先想到的必定是“羌”(chang),即青棵酒。对于酿酒史虽然文献中没有明确记载,但是在西藏各考古遗址的出土酒具和关于饮酒的文献记载,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藏族的酿酒历史。比如:拉萨曲贡遗址出土陶质酒具圈足杯,距今有3500年的历史。由此可以推断,当时藏族就已经出现了原始的酿酒技艺。扎囊县结色沟吐蕃古墓(传说此为松赞干布的儿子芒松芒赞的墓地)出土高足杯、高足壶各一件,其中高足杯为酒具。
  此外,在《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传记篇记载了松赞干布时期老臣韦·邦多日义策用青棵煮酒邀请赞普到家品尝。可见,公元7世纪,酿酒和品酒在西藏上层已经甚为流行。
  其实,藏族除了青棵酒,还酿造白酒和葡萄酒。而藏白酒主要酿造地为藏东地区和日喀则亚东一带,其酿制原材料也是青棵。至于葡萄酒的酿造仅局限于藏东芒康县的盐井乡,这里处于三江交汇的谷地,气候温暖湿润适于种植葡萄。18世纪西方传教士到西藏探险,并在此建立教堂传教布道,同时也将酿造葡萄酒的技艺也传给了这里的藏族信众。现在,居住在这里的藏族天主教徒大多会酿造葡萄酒。
  酒的产生,也孕育了器具。人们依据自身生存的自然环境,就地取材来制作各种酒具,史前人类生产技术低下,利用泥土制作陶质、木质和角质酒器。而后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开始冶炼金属制作金属器具。而后由于战争中的人口迁移,贸易往来以及文化交流,使得各国、各民族之间的器具文化也随之相互影响。到如今,工业产品的广泛推广,传统的酒具已经渐渐退出藏族人民的日常生活,成为家中的陈设品或博物馆的收藏品了。
  藏族的酒具类型多种多样,按功能可以分为酒杯、酒壶、酿酒器以及温酒器等。这些器具的造型设计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受到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而变得丰富多彩,并且富有地域文化特色。以下介绍几种在西藏较为普遍的酒壶造型:


僧帽壶

  僧帽壶:僧帽壶顾名思义,就是因为其形状酷似藏传佛教僧人所佩戴的五方佛冠而得名,此名称最初来自于元朝时期。元朝政府册封噶玛噶举派第二代传人噶玛拔希为国师,并赐金缘黑帽,其样式成为后来元朝赐给国师的帽子式样,亦称五方佛冠。元朝政府为赏赐西藏上层喇 嘛,根据西藏传入内地的多穆壶(一种藏族传统打酥油茶工具,一般为木制结构)的形制,制作了大量口沿类似五方佛冠的瓷器作为礼物,此壶“中缘前低后高,略呈五瓣坡状,类似五方佛冠的帽缘。于是宫廷官窑便仿照多穆壶的口缘,将器身加一改进,做成鼓腹,后加扁把前加流口,中间一盖,上有定。因五方佛冠乃赐给西藏高僧之帽,类似五方佛冠的壶便取名为“僧帽壶”。此造型的壶最初只为僧人使用,后民间开始仿制其造型制作各种质地的生活用具,如:酒壶,茶壶,油灯等。
  扁壶:扁壶在藏语中成为贝列。这种造型的酒壶在西藏的出现很典型是文化交流的产物,因为扁壶也叫马挂壶,是蒙古马文化的代表。蒙古扁壶最初是用耗牛皮或骆驼皮制作的盛水或盛酒的器具,称为囊。扁壶不但携带方便,而且口沿窄小的设计使酒不宜溢出,扁腹使其便于安置在马侧,非常实用。这些造型设计适用于同样属于游牧文化的藏族,所以蒙古器具造型在西藏最多见的就是扁壶。而到了十三世纪,蒙古人开创元朝政府并将西藏正式纳入管辖之后,两个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更为频繁。在生活上则主要表现在器具造型的相互影响。虽然扁壶的造型源于蒙古,但藏族人为了使其符合自己的审美习惯,其上装饰了大量具有藏族特色的纹饰。
  执壶:执壶又称为“注子”、“注壶”,是出现于隋代的酒具。其造型有多种,而在西藏出现的大多为两种,即:长流、曲柄、扁或圆腹,且把手、壶口和流口的高度保持在一个高度上。壶嘴借助龙吐舌的造型设计,而壶把这种酒具一般是作为宗教器具在寺院或世俗家庭的佛堂中使用。西藏的许多寺院中都有一些护法神殿中需要用酒(青裸酒或白酒)来供奉护法神,而这时所适用的酒具就有执壶,配套的器具还有一个高足碗和一个深腹的盘子。供奉时将上供的酒盛入执壶中,再由僧人边念经边将就从执壶中倒入放置在盘子内的高足碗中。
  各种酒具的纹饰,是器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但体现出了某一时期金属加工工艺的水平,同时也能诠释出不同时期人们的审美习惯和宗教文化内涵。比如,早期吐蕃的金属器具所采用的装饰纹饰中动物所占的比例较高,它主要体现的是苯教文化的特色。而到了后期,受到佛教文化的影响,金属器具上的装饰纹饰也以佛教题材为主,比如莲花、佛教吉祥图案,以及佛教吉语等。


民间酒具


  所以说,西藏传统饮食器具上的装饰图案的题材是丰富多彩的,其内容包括动物、植物、佛教吉祥符号等等。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分享到: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