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参观藏文化博物院

当前位置:中文 >> 藏博讲堂 > 内容页

马球的发源地

时间:2013年12月25日来源:中国西藏网作者:寇松 杜佳宁点击:

天王飞跃在马背上, 
掠过绿野之地平线; 
陈酒燃起了萨莱曼, 
佩火钩直奔球场畔; 
他和世王的众王子, 
多事部落的俊国王; 
血气方刚握杆在手, 
迅击金球策马疾走; 
竟场奔跑亏月复圆, 
人人专注于比赛间; 
萨莱曼仍会赢全奖, 
呐喊驱球把家门还。 
      
摘自贾米:《萨莱曼与埃伯萨尔》(The Salaman and Absal of Jamia),[ 贾米(1414年—1492年)为波斯著名诗人、学者和苏菲派领袖,《萨莱曼与埃伯萨尔》是他写的叙事诗,写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这一节译文系许建英先生所译。——译者] 
E.菲茨·杰拉尔德(E.Fitz Gerald)英译。 
      
就让旁人进行别的运动吧, 
运动之王仍是众王之运动。

                      ——J.K.斯蒂芬(J.K.Stephen) 

  马球运动于公元前数世纪发源于热爱运动的东方。马球又被称为“焦甘”(Chaugan),而Chaugan实际上是球棍的名称。马球运动曾盛行于波斯帝国历代宫廷之中。时至今日,大广场(the Great Square)或伊斯法罕广场上仍然耸立着高9英尺、间距24英尺的石柱。这些石柱曾作为马球比赛中的球门,球门朝向宫廷方向,以便于观赏。马球运动自波斯向西传至君士坦丁堡,向东传至中国。马球起先广泛流行于王公贵族之中,但是伴随着矮种马养殖的发展,马球逐渐成为一项民间运动。

马球运动盛行于对抗十字军的君主之间,但并不受十字军的欢迎。十字军从东方带回了成千上万的东西,但却未将马球运动带回。据说,帖木儿曾鼓励他的大臣们用敌人的头颅来打马球,这种打法无论从敏捷性还是技术性上都不够刺激。阿克巴大帝酷爱打马球,甚至在日落之后也要打,但晚上打马球时需要将球换成夜光球。不止一位王子在马球场上丧生。曾有宫廷画师为这项运动作画,还有著名诗人在自己的诗歌中赞美马球。

  然而,当王朝衰落时,或在18世纪亚洲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时,马球运动不知为何全部消失了。没有人再打马球了,这项运动作为一种传统仅仅存在于地方志或是诗人和史学家的著作之中。

  上世纪中叶,在印度次大陆两个偏僻的地方同时发现了马球运动。一处位于英属印度和中亚地区分界线上的兴都库什山脉,另一处则位于缅甸和阿萨姆的分水岭上。来自西北地区的报告显示,马球运动仍旧盛行于达尔德斯坦(Dardistan)、巴尔蒂斯坦(Baltistan)和拉达克(Ladakh)地区的一些小封邑(principality,或领地)和村落中。来自东北部的报告则称在曼尼普尔(Manipur)的小高地上又重新发现了马球运动。马球是如何传到这些地方的?又是如何被保存下来的?这就像是在非洲中部丛林里发现的未知物种一样,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解释。毫无疑问的是,在兴都库什地区居民中流行的马球运动是由来自中亚的莫卧儿王朝的遗物,而曼尼普尔地区的马球运动则是由中国传入的。

  围绕第一次发现的确切时间,首先“从根特(Ghent)发回这个好消息”的人是谁,以及将马球运动作为在印度的英国人最喜爱的运动等问题似乎都有些争论。但毫无疑问的是,马球运动首先是由曼尼普尔向外传播的。大约在1854年或是稍晚些时候,英国庄园主在加贾尔(Cachar,位于阿萨姆)从曼尼普尔移民和流亡者那里学会了打马球,正是他们将这项运动从自己的家乡带了出去。1859年,锡尔杰尔(Silchar)成立了一家欧洲马球俱乐部。1862年,马球传到了加尔各答。酷爱打马球的官员们又将这项运动从加尔各答传向了内地,传到了驻守在北印度的主要营地,直至白沙瓦。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分享到: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